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新闻中心
月博登录中心手机版
您现在的位置: > 月博登录中心手机版 >

连美国宇航局都不知道他们走私了个“月亮博物馆”上天

来源:未知 浏览数量: 日期:2019-12-06 04:04

  我们遥想月球上有美若天仙的嫦娥,有不停捣药的月兔,有魁梧高大的桂树,有砍伐桂树的吴刚,还有冷冷清清的广寒宫……当然了,这些都是神话中的美好遐想,被世人所津津乐道。

  据说,当年人类登月曾给月球带去了两个艺术品,而且还是偷偷“走私”上去的呢。

  1969年,阿波罗12号的返回舱回到地面,人们兴高采烈地庆祝登月任务顺利完成。这时,突然爆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大新闻——月球上有一个艺术品!

  这件事让美国宇航当局都一脸懵逼,而美国雕塑家福里斯特·迈尔斯(Forrest Myers) 则兴奋地向纽约时报等媒体透露他的壮举。他表示,“我的想法是让六位伟大的艺术家聚集在一起,制作一个可以登上月球的小型博物馆。”

  这个被认为是首个登上月球的艺术品,叫做“月亮博物馆”(Moon Museum)。它是一个外形尺寸只有1.9厘米×1.3厘米的小陶瓷片,上面刻有包括安迪·沃霍尔在内的六位著名艺术家的作品。

  瓷片的左上角,安迪·沃霍尔(Andy Warhol)签上了富有个性的签名。这个由首字母A和W组成的签名,也能读作是一艘太空火箭或是男性的生殖器。在瓷片的中间上方,劳森·欧登伯格(Claes Oldenburg)贡献了一条直线。

  右侧的是大卫·诺夫罗斯(David Novros)的黑色方块,里面有白色的细线相交。黑方块下方的是约翰·张伯伦(John Chamberlain)画的线条图案,和上面的黑方块一样,二者都是以电路图为蓝本的。

  在底层中间的位置,克莱斯·奥登伯格(Claes Oldenburg)画了个抽象的米奇老鼠,看上去像是被绳子牵着的米奇头像气球。在左下角,迈尔斯自己画了个计算机生成的“链接符号”图形。

  于是,这个集合了六位著名艺术家的传奇艺术品诞生了。(部分艺术家的创作是通过提交图纸后印制上去的。)

  作品完成后,迈尔斯曾联系美国宇航局,请求他们将它带上月球。但是美国宇航局对此表示沉默:他们既没有批准这个行为,也没有明确表示不可以这样做。

  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,迈尔斯决定绕过官方渠道,要将艺术品“走私”上宇宙飞船。于是他不得不寻找一些愿意帮助他实现想法的内部人员。

  幸运的是,有一个叫做艺术与技术实验(EAT)的组织帮助了他与工程师联系。在迈尔斯与其他艺术家和工程师的讨论中,将艺术品做成小晶圆的想法被提了出来,以方便其携带上船。

  于是,他们一共制作了16个晶圆(一说有20个),其中一个用于登月,其余的回归到艺术家手里以作纪念。最后,由一位研究阿波罗12号着陆器的工程师将这块迷你的艺术品偷偷带上飞船。

  但地上的人怎么知道这个“月亮博物馆”就真的登上了月球了呢?这个超级秘密任务的成败关键,来自一封署名为John.F的电报。

  电报中最关键的一句写着“YOUR ON’ A.O.K. ALL SYSTEMS ARE GO”。按照阿波罗12号登月任务顺利完成的情况来看,其表达的是“一切顺利,设备运作良好”的意思。

  迈尔斯收到了这封神秘电报,他相信“偷渡”行动已经完成,“月亮博物馆”也已经成功登月。等到太空任务结束,他才向外界曝光这项壮举。

  由于艺术品登月是秘密行动,上了月球后没有照片或视频资料直观地表明它已成功登月,“月亮博物馆”仍存在不少谜团。而最能掌握行动成败的人,自然是将情报反馈给迈尔斯的电报署名人John.F。

  至于署名人John.F的身份,美国公共电视台PBS的《历史侦探》(History Detectives)节目组进行了一些调查。他们顺藤摸瓜地采访了几个接近历史事件的人,包括事件的“始作俑者”迈尔斯和阿波罗12号的退役船长艾伦·比恩(Alan Bean)。

  ● 福里斯特·迈尔斯(Forrest Myers) 和艾伦·比恩(Alan Bean)

  实际上,迈尔斯并不知道帮助他携带艺术品的工程师的名字,但他相信John.F就是当时的工程师,而他没有其联系方式。

  船长艾伦·比恩翻查了人员名单,也并没有找到John.F这个人,因此他推测John.F应该是某个工程师的假名,他将艺术品带上了飞船,并且把它藏在了着陆器的支架上。

  如果能找到John.F这个关键人物,那么所有的关于“月亮博物馆”的谜团都会一清二楚。但目前关键人物John.F还未找到,“月亮博物馆”的各种猜测只能留作大家闲余饭后的资本了。

  除了这个“月亮博物馆”,同样被偷偷带上月球的还有这么一个艺术品,它叫做“倒下的宇航员”(Fallen Astronaut)。

  1971年,阿波罗15号的宇航员大卫·斯科特(Dave Scott)在没有得到美国宇航局的允许下,悄悄地将一个由比利时艺术家保罗·范·霍伊顿克(Paul Van Hoeydonck)制作的铝制小人放入口袋,带着它一同踏上了月球。

  这个铝制小人最终被永久地留在了月球上。在它的旁边还立着一块牌匾,上面写着因美苏太空竞赛而失去生命的6位苏联宇航员和8位美国宇航员的名字。

  事情的经过,简单来说就是宇航员遇上了热爱航天的艺术家,希望他可以创造一个可以留在月球的微型雕塑,并且要求雕塑必须足够轻盈和牢固,能承受月球上的高温差,没有性别以及种族特征,不能有任何商业性质的成分。

  而艺术家满足了宇航员的心愿,制作了这个外形酷似宇航员的8厘米高的铝制小人。宇航员在执行完任务后,将小人和牌匾留在了月球上。

  就这样,“倒下的宇航员”成为了唯一一个被人类放置在月球上的艺术品,而逝去的宇航员则以另一种形式长存于让人向往的太空之中。

  这个没有任何宣传、以低调的形式纪念宇航员的行为本是受人尊敬的,但艺术家却耐不住沉寂,他试图将“倒下的宇航员”商业化,结果却变成了一场丑闻。他被控试图从公共的太空项目中牟利,而宇航员也受到了国会的调查。

  同样是被偷偷带上月球的艺术品,“月亮博物馆”像是艺术家搞的噱头,而相比之下,“倒下的宇航员”更有纪念意义。人类为了探索太空,背后有许多科学家和宇航员在默默耕耘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他们都值得敬重。

  我们生活在幸福的和平年代,抬头能看见夜空中皎洁的圆月,与家人共聚团圆,也可以遥寄一份思念。难得佳节,聊聊月球上的艺术品也是新颖的话题。

  话说回来,如果“月亮博物馆”和“倒下的宇航员”都还在月球,会不会被外星人欣赏呢?